2017/03/31

本院圖書館最新典藏之台北辯護士會藏書介紹

本院圖書館典藏之「台北辯護士會藏書」介紹

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Ÿ王泰升

台灣於日本統治之初的1898年首度施行現代律師制度,當時即有「台北訴訟代人會」的設立,1900年頒行《台灣辯護士規則》後,即由在台北地方法院管轄區域內執業的辯護士(即今之律師)組成「台北辯護士會」。依法辯護士必須加入辯護士會方能執行業務,台北辯護士會因而得以運用所收會費購置圖書,並在法院建築內擁有辦公處所。19451025日起改行中華民國法制,台北辯護士會乃於同年118日重行組織為「台北律師公會」,再於1947815日依中華民國律師法上程序正式成立。於是原台北辯護士會的圖書,移歸仍舊位於法院建築內的台北律師公會。當時寄人籬下的台北律師公會沒有圖書室,只能將圖書陳列於高等法院及地方法院的律師休息室。1996510日台北律師公會遷入自購的新會館,以彰顯律師自治的精神,這一批日治時期藏書隨著其他圖書移置新會館的圖書資訊室。

昔日台北辯護士會擁有的這批圖書,於今已是史料上的價值高於司法實務上的意義,台北律師公會因此期待其在法律史研究上發揮更大的作用,故於20164月間贈與曾為該公會撰寫《二十世紀台北律師公會會史》的王泰升教授。王教授再基於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」,將這批圖書命名為「台北辯護士會藏書」後,同年615日捐贈給其所服務的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,俾能便利更多研究者進一步結合該校既有的日治舊藏,以發現更多日治台灣的法律經驗,更深刻地省思法律與台灣這塊土地上人民的關係。

        台北辯護士會藏書於201612月底,經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完成編目,確定其總計328冊。由於這整批書籍,具有展現日治時期律師之法學知識來源的歷史意義,故應以專區典藏方式維持整體性,不宜打散收藏。又為了兼顧使用上的便利性與書籍紙質的脆弱,而典藏於法律學院圖書館的工作室內一個專區,非置於一般的開架書櫃。

        台北辯護士會藏書以二次大戰前日本的法學教科書、司法判決彙編類書籍為主。在教科書方面,涵蓋了憲法、行政法、民法、商法、刑法、民事訴訟法、刑事訴訟法、國際法,每一個法領域的書籍不是很多,但都有幾本,足以了解當時法律內涵的梗概。就特定法律領域,如警察法制、戰時經濟管制、戶籍法、信託法等等也有若干論著。或許出於律師承辦司法案件之需,台北辯護士會藏書除了有編纂當時法令而成的參考書,還有數量相當多、包含數個法領域的日本內地大審院判決的輯覽/總覽。最具有特色的是,有不少關於辯護士法、辯護士個人或辯護士會之活動等等有關律師業的文獻。惟令人遺憾者,針對日治下台灣法域的司法管轄權或特殊法律而編輯或論述的書籍,在本藏書中相當少見,像台灣總督府高等法院判例集,只有1920年出版者,全無後續的20年份;而就日治時期應依習慣法而定的台灣人親屬繼承事項,則無相關的專論。此外,出現了幾本中文書籍,不知係誤放或原本即有。

綜上所述,台北辯護士會藏書確實能讓讀者進入日治時期法律的氛圍,但倘若欲透徹了解當時的法制,需要再閱覽臺大社會科學院辜振甫圖書館地下一樓日治舊藏圖書,以及臺大總圖書館特藏的日治時期書籍。不過,從讀者的使用便利性而言,這批台北辯護士會藏書有其優勢。例如當研究者閱覽臺大圖書館的《日治法院檔案》資料庫,而對日治當時的法律內涵或法定程序有疑惑時,除了參閱關於日治台灣法律的一般性論著外,可快速地閱覽置於法律學院圖書館的本藏書。當有必要深入探究特定議題時,再更廣泛地搜尋臺大其他圖書館,甚或國立臺灣圖書館所收藏的日治時期法律書籍。

就像律師是旨在讓人民得以親近國家法律的行業,台北辯護士會藏書也是為了讓讀者感受到日治時期律師業,並易於了解日治法律,而有其獨特的存在價值。

最後修改於 週四, 06 四月 2017 12:12